首页 >> 南京鸿广冶金设备有限公司

武汉建材市场历经成长烦恼

为占领市场,建材卖场开到了武汉新城区

老卢今天比平时显得格外忙碌些。

上午跟他的最大供货厂商、福汉木业的老总“亲切会晤”了一番,就某新型板材的引进合作事宜进行了一次深谈。下午又要赶去这家新型板材公司,就其在湖北地区的渠道经营和推广敲定细节。

从93年入行至今,老卢走得不容易。赚了钱,也吃了不少苦。近20年的摸爬滚打,让他深知一个道理,做生意一定要挖心思,动脑筋,尤其是在市场行情开始萎缩,同业竞争无比激烈的现阶段。

牌子多,市场杂,竞争白热化

老卢的店面位于汉西二路的板材市场,加上仓储,有600多平方米,在那里算是“大户”。店里雇了十来个人,负责日常销售、清货、客服等工作。

除了这个规模最大的汉西板材市场,在武汉,光是经营板材、辅材的传统建材市场就有七、八家,诸如汉口的舵落口、香港路、百步亭,青山的宏基、武昌的小东门、康家等。同时,它们又兼营装修建材的其他产品,如地板、木门、五金、涂料。

再加上主营陶瓷洁具的金太阳,主营五金、墙纸的顺道街,长青、汉莱等专业灯饰广场,可以说,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武汉建材市场既有大而全,又有小而专,凭借中部重镇地位和九省通衢的交通优势,货源充足,市场竞争充分。

“现在的板材,牌子太多太杂,以次充好,环保不达标的大有人在。”老卢坦言,产品质量的参差不齐,对那些想要进好货、做品质的经销商,是一大冲击。“一块一百五六十的木芯板,批发只能赚两三块钱,可能你不相信,但真的就是这点利润。”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行内人士称,外省甚至活跃着一批生产劣质板材的厂家。目前武汉市面上很大一部分不合格板材被周边三、四线地市的消费者和批发商买走。“越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消费者维权意识不强,又很看重价格,即使质量不过关,还是有销路。”

一年赚2、3万也干,因为干不了别的

在汉西二路板材市场周边,散落着很多沿街店铺,也是经营一些板材、五金、油漆、木门之类的建材,由于店面小,没有仓库,他们大多是到老卢这样的大店里提货,在批发价的基础上再加个一两块钱。

由于几百米之内就是汉西大市场,这些小门店的经营状况可想而知,一般只有那些不愿多跑路的附近居民和少量回头客会去光顾。

老卢的朋友中有一对下岗夫妇,就是这些临街门面中的一家。去年一年下来,除去租金、水电、定税,纯利润不到3万元。“我劝过他们, 这么辛苦干一年赚这点钱,回家休息算了。”老卢说。但是夫妻俩说不干这干什么呢?五十岁的人了,没有文凭,年龄又大,没有企业用他们。孩子已经出去独立工作,老两口回家闲着也是闲着,有个门面照看着,是个寄托。

像这对夫妇这样的情况,在建材行业里十分普遍。哪怕利润再薄,只要有的赚,他们还是会选择坚持下去。一方面对做熟了的行当有感情,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原因,建材依然是相对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尤其是早期入行的经营户,大多没有一纸文凭,也没有特别的技能,想转行,很困难。

新型卖场好是好,并非适合每个经销商

当舵落口、汉西、小东门这些名字,在市民们的记忆中逐渐开始被南国大武汉、居然之家、金马CBD“们”所取代,这些“元老级”的传统摊位制市场会不会就此退出?

“新建的卖场好是好,但不一定适合每个经销商。一来是租金高,二来像我们做板材的就不合适进去,仓储空间不够。”2006年,隔壁南国大武汉开业时,老卢和几个做板材生意的朋友都去看过,也有进驻的意向,但最终还是作罢。

在建材圈子里,但凡新的卖场开建,都会邀请大量品牌经销商和湖北总代理前去召开“通气会”,细数项目种种利好,吸引经销商以买铺或长租的形式入驻。但事实有时候并不像卖场开发商描绘的那么美好。

刘先生代理的红蜘蛛瓷砖前两年搬进了汉西附近一个新开的家居卖场,但因卖场自身经营问题和一些外部因素,人气一直不旺。眼看生意越来越差,刘先生决定“撤退”。

去年底,他把专营店转移到南国大武汉家装,“生意望着就好起来了。”刘先生感叹,“人气就是不一样!这边的管理公司也蛮厉害,几乎每个周末都在给商户做活动,宣传支持力度很大。”

近年来大规模新建的家居建材卖场多达数十个,在为经销商不断开辟“新战场”的同时,也难免给他们带来经营成本上升的压力。虽然大部分品牌卖场都在不遗余力加大宣传促销力度,为商户赚取人气,但激烈的市场竞争已经为后市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转载注明出处)

智能筛查终端

AR导航

智慧文旅成功案例

自动驾驶接驳车